作者:曠文琪、林育嫺

當印度逾一成的水被拿來製作可樂,人民卻因缺水而死,當企業也發現水資源的枯竭將對營運產生衝擊時,對環境負責將不再只是唱高調。

從一瓶冰箱裡的可樂,看到印度水資源的耗竭;一顆在波士頓超市內的蘋果,看到台灣農業的隱憂。

跟管理大師彼得‧聖吉(Peter Senge)交談,讓我們用新的角度,重新看世界。

彼得‧聖吉的《第五項修練》(The Fifth Discipline)一書,曾被《金融時報》選為二十多年來最具影響力的書。今年,他應若水國際之邀來台,一同邀集奧美董事長白崇亮、研華科技董事長劉克振等,兩百位企業領袖討論社會企業的未來。

十五年前,彼得‧聖吉就開始關心地球暖化,他主張以系統思考(System Thinking)方式,找出企業策略與環境間的關係。譬如,企業想永續經營,不只要談成長策略,還需要問自己,當周遭生態環境枯竭時,自己還能否存活?「對我而言,這個世界,就是一整個系統!」「全球化,讓系統交互影響的速度加快,一個問題很快變成是全球的問題……。」

從糧食危機到美國的次級房貸,聖吉擔心的蝴蝶效應,正在加速發生。以下是專訪摘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你主張企業應該投入環境改善。也曾與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針對CEO到底該為股東利益還是環境負責有過爭論。現在,全球更多企業投入企業社會責任(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什麼讓他們改變了主意?  

彼得‧聖吉答(以下簡稱答):很多企業現在做這些,多是比較被動回應,或是想要被認為是社會公民之類,但都比較表面,並沒有徹底從商業模式就改變起。

讓企業改善環境,並非不切實際。我給你個例子。可口可樂是全球最大用水的企業之一,可樂是水加上糖組成的產品,過去他們用三公升到三公升半的水去生產一公升的可口可樂,他們透過技術改良,後來做二‧五公升去生產一公升的可樂,但是,當他們進入印度與中國等大型市場,花十年到十五年的時間,讓營收成長數倍時,這也代表,他們的改良技術已無法跟上用水量的成長。

跨國企業驚覺自掘墳墓:一升可樂要耗費兩百升水

可口可樂在印度因此引起了很大抗爭。當印度有很多人因為缺水而死的時候,印度人發現,印度的水有超過一成,是被拿來製作可樂,如此寶貴的水,竟然被拿來加糖。更誇張的是,當大家追蹤,製作一公升的可樂實際上需要的耗水量時,答案竟是兩百公升(音量加大),因為過去大家沒有把糖製作過程所需耗的水量計算在內,這麼驚人的數字,根本沒人想過,連可口可樂自己都不知道。

可口可樂因此發現,一旦有一天水資源枯竭,公司將會面臨真正的懲罰,他們與其他飲料公司,開始走遍全球與各國政府合作,關心全球水資源的管理,去改變用糖的邏輯,影響了糖的產業。過去這種跨越框架(boundary)的合作是不太可能。但是,當大家看到,大環境對實際營運影響的衝擊時,一趟責任的旅程,也展開了。

所謂的責任,應該是你對於會帶來的效應,很自然的呼應而已。

問:這些對環境面的長遠布局,對於低毛利,以代工背景出身的台灣廠商,是否太過理想?

答:我們或許不是造成環境問題的一成原因,或許只是一%。但若我們想改善這個系統,可從自己做起。(指自己)

先談糧食,這是全球最不均衡且瘋狂的系統。我這一生吃到最好吃的蘋果,來自家後院的蘋果樹,但是我住在波士頓,我走到超級市場,蘋果都是來自紐西蘭,你想,那是多長的一段路,浪費了多少資源。我們國家因為有錢,一年四季,可以買到來自全世界的食物,食物應該是地方性的產品。但全球化讓很多都失衡了。

恐怖主義是富國自作孽:打壞糧食供應,讓小農失業

Steve(趨勢科技董事長、若水國際創辦人張明正)告訴我,台灣七○%的蔬果是從國外進口的,但是有一半以上的農地是荒耕,這是因為從國外進口比較便宜。很誇張對吧!我們並未因造成碳污染、蔬果飛行兩、三千里造成能源浪費的成本感到心痛,也未看到這些小農失業造成的社會成本。

全球化與工業化,讓小農無法競爭,大盤商收購產品後,把產品運往有錢的國家。造成糧食分配非常不均衡,生產糧食的國家反而出現饑荒。我們該怎麼做?先善用消費力量,讓小農不被剝削,得以存活。比如說,去買公平貿易(編按:以公平的貿易條件,保護被邊緣化的勞工及生產者的權益)咖啡(Fair trade coffee)。大家平常也做慈善,但其實我們可以讓錢發揮更好的價值,透過多付出一點錢,大約一到二%。可以讓食物供應鏈更健康,地區性的農業可以存活。

現在你所見,不公平的系統,是人類歷史的延展,有錢的人總用權力讓自己更有錢,這系統會讓貧者越貧,富者越富。你看WTO(世界貿易組織),就是有錢的國家去組成的遊戲規則。這真的是很多問題的源頭。

你說想要去解決恐怖主義的問題,那就付給他們公正合理的糧食價格啊,很多就是糧食短缺的問題而來,那造成大家吃不飽、失業,所以即使是小國家的人也會成為恐怖主義的媒介,這對大家造成更大的威脅。

問:解決糧食問題,是你認為可以解決很多世界紛爭的根本?

答:對,看問題要找出源頭。教育也是一樣,比如說,我的小兒子現在要申請大學,他母親非常擔心,他能否申請上,但我認為這不是重點,我們更應該追溯,有無充分的關心與給他支持才對。

父母在看待教育這件事,也該思考到架構的合理性。我以前常提兒子小時候的故事:他喜歡電腦跟畫畫,但是自從他的畫畫拿到C後,他就拒絕畫畫了。這些小孩都非常聰明,他們很早就知道遊戲規則,就是應該讓老師高興,而不是去學習,因為只有老師擁有標準答案。所以學生知道他要想生活的幸福,只有猜到老師的答案。在這種架構下,父母若也是以學校標準在評價孩子,只會強化這種「上下級」效應加速。

問:全球化讓系統互相影響的速度加快,比如說,美國的次級房貸效應?

答:沒多少人會想到在美國的消費行為會造成亞洲人的貧窮。但其實這是個網路脈絡(web),要解決這問題,不太可能走回區域或是本地化發展。很關鍵的是,改變原先大家冷漠的態度。這提醒我們,系統的問題跟我們是非常切身的,不能置身於外。比如說,現在的溫度較工業革命前的氣溫高一度,二十萬年來氣溫從來沒有這麼高,如果氣溫平均再高兩度,地球上所有的冰都將消失。若地球暖化持續下去,我們在二、三十年內就會處在沒有冰原的世界!

問:當我們看到更多系統結構面對個人的影響時,會否更容易感到無力感?

全球化的一刀兩刃:誰也無法置身區域危機之外

答:不!不!我們應該想,要盡量找出問題根源來解決。比如說,我常去中國。很關心中國議題,因為去年,中國超過美國,現在是全世界碳排放量最大的國家,印度緊追在後,那非常驚人!中國正踏上西方開發的途徑,如果找不到更好的發展途徑,對世界上其他國家將會影響很大。

碳的問題比我們想像中都大。我們最近在討論,如何在未來二十年內降低八成碳含量,以維持環境平衡。我們要讓每加侖的油跑兩、三百里的車,變成每加侖跑四百里的車才辦得到,而且,全世界汽車的數量不會太大成長,如果你再想到中國和印度還要高度成長,你會覺得這個太難,沒有人知道該怎麼辦到!以避開災難性的氣候變遷(沉默一下)。但,那不代表我們就要放棄。我們之前討論到一個公司能做甚麼,就做到一個公司能做到的,然後慢慢讓整個業界一起動起來。個人也是,我們可以透過合作達成,去改善它。

問:你想改善這個環境的熱情,到底從哪裡來?

答:我對環保議題研究已經超過三十年了。現在很多問題是全球化的,但是政府不能做什麼,因為政府只是一個國家,企業是跨國的,我希望能夠以系統的思維去串起這些力量,解決問題。

問:你提到,做任何決定時,都要先想二、三十年後會發生的事情。為什麼?

答:我們SOL(組織學習協會)中,有一個公司叫「第七世代」(Seventh Generation),就是做決定前,思考七個世代、遠超過二十年,你可以藉此訓練系統思考能力,想像未來。更重要的是為了子孫,你現在所做的決定,對他們會有很大的影響。相信我,每個人都可以發揮影響力,只要你願意,改變就會發生。

彼得.聖吉小檔案

出生:1947年
學歷: MIT史隆管理學院管理學博士、MIT社會系統模型塑造碩士
經歷:MIT史隆管理學院組織學習中心主持人、波士頓創新顧問公司創辦人之一
現職:MIT講師、組織學習協會主席

herculli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