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旅途中,有這麼樣的一個人…
扮演著一個無可取代的角色,
對我而言,他是我這一生的人生導師。

我從不諱言,我將他當成了我這一生最崇拜的偶像。
即使到了現在,我仍自覺不及他的百分之一。
那個人就是我的”父親”。

從小到大,他從不讓我替他煩惱;從小到大,他就一直是我的靠山。
每當我惹禍了、茫然了、出事了,第一個想到能幫我的就是他。
多虧了他的幫忙,我能一路平安至今。

小時候一直覺得他很厲害,感覺好像無所不知、無所不能。
而他對我也從來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
隨著自己漸漸長大,開始受了高等教育,不知不覺得開始對他有了生平第一次的質疑:「我懂得比你多了,老爸。」我當時的心裡有著這樣的自滿與睥睨著他的眼光。現在想想真是可笑,我能有現在是托誰的福?即便我自豪著有著比他高的知識和能力,當遇上糾紛時,我還是只能無力地靠他來幫我收拾殘局…

父親國小沒畢業,就出來幫家裡養鴨。
約莫在國中的年紀時就已經在工廠幫忙打工了。
即便到現在,我還能清晰記得父親腳上跟左手的斷指,
我想…那是他當時工作留下的”印記”吧!?

阿公在我出生沒多久就去世了,從老一輩的人口中得知阿公是個不肖子,
好手好腳不去工作,喝酒賭博樣樣來,敗光了所有的家蓄跟土地,
年紀輕輕就因酗酒過量而逝世,也剛好在逝世前就敗光所有家產。
因此,父親只能連國小學業都沒完成就出去幫家裡工作,
而後也只能靠自己白手起家。

在我出生前父親就憑藉著自己努力的工作買了自己的地跟蓋房子,
給了我溫暖的家,而我也在這溫暖的家一路平安長大。
一直到我國中二年級,因為想到台中讀書,才生平第一次離開這個家,
因此寄宿在大姑姑的家裡,卻沒想到因為我的任性,導致後來父親為了償還大姑的恩情,當了大表哥公司的保人,而後大姑姑因病去世沒多久,大表哥公司也因經營不善倒了!

我想,這應該是所謂的惡性倒閉吧?所有的親朋好友都遭波及。
父親也因此莫名負債了上千萬…
那個他白手起家蓋起的房子和土地,一下子沒了!還面臨須被拍賣的命運…
那一陣子,我第一次感受到一向樂觀開朗的父親,臉上頭一次出現落寞的神情。

或許是對我疼愛有加;或說是對我的溺愛,父親從不說是因為我的關係,
不過旁邊的親朋好友倒是頗不諒解的直指是因為我當時寄人籬下,
為了這恩情,父親才心軟當了保人…
也沒料到大表哥真能如此狠心留了一屁股債給大家。

即便如此,父親很快的就收拾心情繼續為這家打拼,
卻時逢台灣整個經濟不景氣,一直工作的蚊香公司也倒了。
「中年失業,如果我遇到了我怎麼辦?」當時的我心裡暗想著。
當時的我仍在就學…父親因無法再給我足夠的學費,也從那年開始,
我開始用就學貸款讀書,當時的我很茫然,只想說五專畢業就出來工作,
幫忙負擔家計,但是老爸覺得我應該要一直讀上去,
才能找個在室內辦公的涼缺,
不用像他那樣只能在外面任憑風吹日曬雨淋的辛勞工作。

雖然不抱持太大的希望,不過還是如願的考上了二技,
其實當時的心理還是頗為複雜的…
「我應該要出來幫家裡負擔一些家計。」
雖然心裡那樣想著,但是看到父親那麼高興,
我也就順他的意完成了二技的學業。
也在那時候認識了現在的未婚妻…

後來的碩士考試,我讓他失望了…
父親雖然沒說,但我感覺得出來,這是他的遺憾之一。
因為我爸他們兄弟姊妹的後一代中,還沒有人讀到碩士以上,
如果我讀上了,相信他也能在兄弟姐妹間臭屁一下吧?
相對於老爸的失望,我卻鬆了一口氣…
「我終於能分擔一下家計了。」
就這樣,我當兵去了…
也從那時候開始,我沒再跟家裡拿過一毛錢!

退伍後的前幾年,為了償還就學貸款而打拼,
順利的還完之後,父親將我找來談話…
「你也知道家裡被拍賣了,雖然買主是你老爸我的舊識,可是畢竟不是自己的,萬一人家要收回去了,我們也只能拍拍屁股走人,所以…」

「所以…?」

「鄰近有幾棟剛蓋好的房子在賣,可是你沒用的老爸我沒辦法負擔了…,你能不能先幫忙買下來給我們有住的地方…。」

「好啊!」(我終於能幫上老爸的忙了。)

就這樣我背了兩百多萬的房貸。
雖然壓力不算輕,但也至少分擔了一些父親的壓力。
但也因此,我沒辦法再拿多餘的錢給家裡當家用,
父親深知我的難處,也因此即便漸漸有了年紀,也還是很拼命的為這個家賺錢。
雖然心中不捨,卻力有未逮…
「將來有機會,我一定要好好孝順他,別再讓他那麼勞累了。」
但是…那個”將來”,會是多久…
有人想過嗎…?


民國96年底,我訂婚了!
訂婚那天,父親很開心,家裡的人也都很為我高興,
我自己也很高興能夠遇到一位那麼好的未婚妻。
我還記得那天的場景,雖然無法鋪張,但是自己和其他親朋好友,
都是很開心的!那天大家都在說恭喜,父親臉上滿是笑容。

97年初,為了住宿地點能離工作地點近一些,我搬家了!
父親為了幫我搬家,還開了他那台讓家裡賴以維生的大卡車來幫我載家具。
2月底,父親帶我參加 國姓爺過爐的祭典…
那是個很熱鬧的祭典,父親也算是個交遊廣闊的人,
祭典中遇到很多熟面孔,彼此也打聲招呼,
但我映像最深刻的,是他在那時有感慨了說…

「今天遇到很多老朋友,但也從他們那裏得知有些老朋友已經走(往生)了,不知道現在看到的這些老朋友,明年還在不在?」

坦白說…那時我聽到只是若有所思,覺得父親啥時也多愁善感起來了…?

過沒多久,我心愛的未婚妻也如願的考上公職!
一切看起來是多麼的美好啊!

清明節,父親帶著我們三個小孩去掃墓。
沿途有說有笑,回程時,父親還在路上的攤販買了兩大包的梅子,
說是要做梅子酒用的…。

就這樣,又過了幾個月…
97.7.23從老弟口中得知父親住院了!?
約莫6月的時候,確實有聽父親說最近感到骨頭有點痠痛。
但我想那可能只是一般老人家閃到腰還是怎樣了,
父親也還很硬朗的說:「沒事,過陣子就好了。」
聽母親說診所醫師說是骨質疏鬆,要多喝牛奶吃鈣片之類的。

所以當那時得知父親痛到住院了,心中有點驚訝,但是聽母親說這次來到比較大的醫院做檢查,聽說這醫院的醫師很有名,他說父親的龍骨已經受傷了,必須要動刀才會好…,還有是醫師說有事想跟你們說,星期六回來再跟醫師談吧。

沒想到一向硬朗的父親,也會痛到不得不住院觀察?真是,星期六我還答應要幫之前的同事處理結婚事宜咧,處理完再回去看他好了,醫師說有事想跟我們談,應該是要簽核手術同意書之類的文件吧?叫老弟回去先了解一下狀況好了。

而我,就開開心的去以前的同事那幫忙,瞧他幸福的模樣,我想之後就輪到我了吧?當行程進行到新郎去迎娶新娘的時候,手機鈴聲響起了…
「是老弟打來的,應該是要講醫師要跟我們說的事吧?」
接通電話,老弟開口了…
「哥,你知道爸骨頭疼痛的事嗎…?醫生說那不是龍骨受傷,而是癌症末期轉移造成的…。醫生說…爸活不過一年!」接著老弟就哭了…

就像一個原本停止不動的時鐘,在那一刻開始,它動了起來一樣…
我不知道怎麼形容那樣的心情…
我在參加一個喜事,剛好進行到新郎前往迎娶的部分…雙方的父母有說有笑,
理所當然,我應該要笑的…但是耳裡傳來的,卻是令我無法置信的訊息。

「癌症…?末期…?」
現代人的文明病很多,癌症也一直都是十大死因裡面的首位,
但我完全沒有想過,這樣的病會出現在我周遭的親朋好友裡…
更何況那個人…竟是我那一向硬朗的父親!?

慌張?應該說是…恐慌吧?就好像心被掏空一樣…
當時的我六神無主,我不知道自己該表現出怎麼樣的感覺,
當時在人家的婚禮,我應該要開心,
但我真的很難做到…真的…
朋友察覺出端倪,向我詢問…我也據實以告…
我也真的很抱歉…無法繼續陪下去了。

整頓好心情,在未婚妻的陪同下,一路開回雲林…
途中,我哭了…
為什麼是我老爸?
為什麼是這個時候?
為什麼我一點也沒查覺到異狀?
為什麼一個骨頭痠痛會變成癌症末期?
我還有很多很多的話想跟老爸說,
我都還沒有對老爸盡到孝道…
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跟老爸您學習…

我看到老爸了…
那是在 國姓爺的爐主那邊,
當時他還不知道他的病情是癌末…
只是他覺得不知道為啥覺得這次很嚴重,
於是向醫院請假來拜拜…

「爸…,你這次怎麼會搞得那麼嚴重啊?」我說。

「我也不知道為啥這次怎麼會那麼嚴重,等我好了我看我也不要工作了,好好休息。」父親有氣無力的說。

只是…父親不知道…他不會好了。
神明…可能真的有靈吧?父親那天要擲杯求運籤…竟然是都沒有聖杯…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我好像有看到父親感到很慌…
我也突然想到父親在 國姓爺過爐那時說的話…

「今天遇到很多老朋友,但也從他們那裏得知有些老朋友已經走(往生)了,不知道現在看到的這些老朋友,明年還在不在?」

後來是由我代為擲出一個運籤,
卻也是一個「少者安,老者險」的籤…
父親沒多說什麼,因為是跟醫院請假,所以也要趕快回家準備。
於是我們就一起回到我們的新家那邊。

而我也沒想到,那天,是他最後一次在我背房貸的那個新家中,與我們聊天…。

父親總是告訴我,要樂觀。
在我眼裡,父親也是最樂觀的人了。
他從未有一絲絲的抱怨,
總是任勞任怨的為我們家付出,

老爸很愛算牌簽大家樂,
但只是適可而止的小賭而已,
而這也是他唯一的一個興趣。

老爸也很愛泡茶,
即便很多時候,其實他都是泡給我們喝的,
每次回家看到老爸,
就知道又有茶可以喝了。
誰管它是不是所謂一斤要上千的好茶,
只要是老爸泡的,都是最甘最可口的茶。

對抗病魔的這段日子裡,
我看到很多老爸不同的一面,
後來病情漸漸惡化到父親已經無法行走,
大小便無法自理,需要人家幫忙。
連翻身這種對正常人而言再簡單不過的動作,
對他都是一種永遠無法達成的動作,
生平第一次,我看到老爸流淚。

「結婚的那六台禮車,回來了嗎?」父親說。

那是照顧父親的某一天,父親突然這樣問我。
我想,這也是他最大的遺憾…
沒能看到自己的孩子們成家立業。
沒能抱到他渴望抱到的孫子…。

癌…真的是很可怕的病。
當然也分很多種,
父親被診斷出的是…「肺癌。」

父親真的求生意志很強烈,
好幾次他想自己翻身爬起,但脊椎已經被擴散的癌細胞侵蝕,
連翻都翻不成,只能躺在病床上哀嚎…

我知道,父親一點都不想死,
至少…不應該是在這個時候走。

即便到現在,
我還是很難相信,
父親已經離開我的這件事實…。

從住院開始到結束,
僅僅一個月的時間而已…
離開前的那幾天,真的是對他很大的折磨…。

從此…

回到家中,
已聽不見那爽朗的笑聲…
已喝不到那甘美可口的好茶…
已無法再向這位我人生的導師學習他的知識…
已沒有一個可靠的肩膀,可以讓我倚靠了…。

我真的好想你,父親。

你走了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我真的只是個小孩而已。
從今…
我要開始學會自己負責任了,
我要開始走自己以後的路了,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要自己處理了…

不是沒有想過會有要跟 你分別的一天,
只是真的沒有想到會那麼快,那麼突然,
我總覺得 你還有很多話想告訴我。
我也知道 你有許多的遺憾跟來不及。

我知道的, 父親你就是人太好,連生病也不願意拖累我們,
才那麼快的離開。也讓我見證了甚麼叫做「好人不長命。」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請容不肖孩兒跟您抱怨一下,
下輩子,別再讓我當不孝子了!
好嗎?

也別忘了我們的約定,
下輩子,我還要當您的寶貝兒子。

最後,讓我跟你說一聲…
「永別了,我最摯愛的爸爸。」

創作者介紹

Richard Yang's Blog!

herculli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millman8770
  • Dear Richard,
    看到你寫的文章,讓我流下了眼淚。我知道妳也是個孝順的孩子,老爸老媽都是堅苦人,一輩子這麼辛苦。卻不懂得享福,一心一意只會替小孩子著想。我能體會你的感受。正因為如此,才會在我們結婚還在進行中。先請你回去你家中,我知道你歸心似箭。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你,事後也是想聯絡你而不知如何去說那第一句話。我想,我只能說我們很互相了解。也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吧。我想,你老爸在天上一定也是掛念著你們這些小孩,別讓你父親替妳擔心。顧好自已的身體是最重要的。而且好人有好報。我相信你老爸會上天堂去當快樂的天使來好好保祐你的。願觀音菩薩牽引你老爸的靈魂去西方極樂世界。
  • Millman,
    謝謝你的體諒,也真的很抱歉在你人生大事的那一天無法幫得上忙~
    相信你在你父母眼裡也是個很孝順的孩子,
    而且你就住在家裡,更是跟父母有很多的相處時間,
    雖然有可能會比較吵鬧一些,可是有時候想想,
    吵吵鬧鬧也是一種幸福~ 共勉之!

    hercullics 於 2008/09/18 11:03 回覆

  • Millman
  • Dear Richard,
    哪天有空出來聚聚呀,好久沒有聽到妳說的冷笑話了。雖然知道非常時期,但是也是希望能和你一起渡過這一段日子。我也知道孝順父母要即時。我也有我的夢想想帶他們到處玩。所以讓我們一起孝順吧!有空來我家坐坐。我也會泡茶請妳喝喲
  • 好啊~
    找一天去你那泡茶! ^^
    順便聊聊最近的近況吧!

    hercullics 於 2008/09/21 17:47 回覆

  • Millman
  • Dear Richard,
    It's ok.
    記得哪時後要來,要先通知一下喲
    呵呵
  • 沒問題~
    準備好等我吧!! ^^

    hercullics 於 2008/09/22 23:41 回覆

  • iverson979
  • 你這一篇...寫來讓我流淚的嗎..我當初打電話給你..還以為你在公司上班!!我不知道你在參加婚禮!!這裡先抱歉~~我接到爸的訊息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要打給你!!讓你了解..當時我真的荒了..亂了..空了!!在桃園的工作..也就告一段落!!真的世事難預料~~我不知道老爸是怎麼跟你講的~~我只知道老爸常跟我說.."做人要好禮"還有不能懶惰....最後跟我說的是..."我要去哪裡?"第一次聽見老爸把我留下..也是最後一次...!!!
    茶..我泡好了~等你回來了!!
  • Brother,
    只是抒發我為人子的一些情緒啦~
    你的茶應該有得到老爸的真傳吧!?
    我們都要好好的過下去,
    才對得起在天國的老爸!

    hercullics 於 2008/09/23 19:29 回覆

  • Millman
  • 其實兄弟可以互相依靠,重要大事一定會通知;這也是難免的事,別介意婚禮那件事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