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老弟買了Xbox 360,這次回鄉,剛好也玩了一下!

真的是太讚了啊!而且這次有幸玩到傳說中的RPG大作:「失落的奧德賽」

當時只有一個念頭...這才叫做次世代的RPG啊!

光是畫面就嚇死人了~不過本片除了劇情外,還有一個很特別的「千年之夢」系統,

其實就是像電子小說一樣的回憶,因為主角 凱姆 是不死之身,擁有無盡的時光跟生命!

聽起來好像是大家都夢寐以求的願望不是?

實則相反,正因為有著無盡的時光,所以看遍了無數人的生死,

當然也包括他的愛人與親人...!因為我也剛開始玩,所以沒辦法說的很詳細,

不過主角的回憶真的是篇篇動人喔!分享一篇...

『漢娜的啟程』

凱姆結束漫長的旅途後,又回到這家旅館,熟識的店主人一家人含著淚迎接凱姆。
「…你終於回來了…」
從他們的語調跟眼淚,凱姆察覺到…
分別的時刻就快要到了。

太快了。不過凱姆心裡早就知道這一刻總會到來,而且絕對不會太遠。
凱姆上次要離開旅館前,她寂寞地笑著對凱姆說:「我可能再也見不到你了。」
躺在床上的她,臉上的笑容蒼白又略帶透明、虛幻。她是那麼地脆弱,也因此有種難以形容的美麗。

「我能見漢娜嗎?」凱姆問著。
旅館主人輕輕地點頭說:
「可是…我想她已經認不出你了。」
從昨晚開始,漢娜緊閉的雙眼就沒有再睜開過。她安靜地躺著,只有從胸口微微的起伏才得以一窺他的氣若游絲,但沒想到人知道這口氣什麼時候會停止。
「難得凱姆回來一趟,她卻變成這樣子…真遺憾…」
女主人的眼淚又滴了下來。

「沒關係。」
凱姆說著。他見過不少人臨終時的樣子,因此他知道,人在面對死亡的那一瞬間,首先失去的是說話的能力,接著喪失視力,但會留下聽力。也就是說,人到了最後一刻,只剩下耳朵還有作用。因此失去意識的人在家屬的呼喚下露出笑容或掉下眼淚,是常見的情形。
所以…

凱姆樓著女主人的肩膀說:「我有很多旅行的故事。」
「我在旅行時,一直期待能夠告訴漢娜這些故事。」
女主人不但沒有露出笑容,眼淚反而掉得更兇,然後點頭哽咽地說:
「漢娜真的很期待,她真的很想聽凱姆說故事呢…」

「凱姆,原本應該要等你休息夠了再去看她,但是…」
凱姆打斷滿臉歉意的女主人的話:
「我現在就去看她。」
時間已經所剩無幾。
旅館店主人的獨生女漢娜,可能在明天天亮前就會嚥下最後一口氣。
凱姆把行李放在地上,輕輕低打開了漢娜的房門。

漢娜生來就體弱多病。別說旅行了,她連自己出生、成長的城鎮…不,她甚至連家裡附近都沒有去過。
這個孩子可能無法長大成人…
醫生當初對她的父母這麼說。
小女孩生下來就像洋娃娃一樣美麗,但上天卻賜予她悲傷的命運。

或許是上天想要彌補自己的殘忍,所以讓她投胎成街旁小旅館店主人的獨生女吧。
漢娜哪裡也去不了。
可是,之前來投宿的客人,都會告訴漢娜關於她不認識的那些國家、城市、風景和人門的各種故事。
只要有新客人到旅館,漢娜一定會問:
「先生,你是從哪來的?」「你要去哪裡呢?」
「先生,請告訴我有趣的故事。」

每當客人說起自己旅行的故事時,漢娜總是雙眼發亮地認真聆聽著。
他會熱切地問:「然後呢?然後呢?」來催促客人繼續講下去。當客人要離開旅館時,
他還會纏著他們說:「你還要再來喔,你還要跟我說好多好多遙遠國家的故事喔!」
然後她會對即將離開的客人猛揮手,直到再也看不到他們的背影為止,才寂寞地嘆口氣,回到床上去。


漢娜還是在昏睡。
房裡沒有其他人,也許這就表示她已經病入膏肓,連醫師也束手無策了。
凱姆坐在床旁邊的椅子上笑著說:「嗨,我回來了。」
漢娜沒有回應,她那瘦小平坦的胸膛,微微地上下起伏著。

「這次我到了海的另一端,也就是太陽浮出海面的那一邊。從這個房間的窗戶看出去,可以看見一座山,我在比那座山更遙遠的港口上船。從滿月開始缺角,直到再次滿月的那段時間裡我都一直待在海上。那是一望無際的藍色,只看得到海洋與天空…漢娜,妳能想像嗎?雖然妳沒有看過海,但應該有很多人告訴過妳吧?海洋就是一個無邊無際的超級大水池喔。」
哈哈…凱姆自己都不禁笑了,漢娜蒼白的臉頰似乎也輕輕抽動了一下。

她聽得到。雖然她不能說話,也看不到,但還聽得見。
凱姆相信她聽得見,也祈禱這是真的,凱姆繼續說著旅行的故事。
凱姆不對漢娜說道別的話語。
他跟從前一樣,對漢娜露出其他人從沒看過的溫和笑容,用開朗的語氣繼續說著故事,有時還會搭配手勢跟肢體語言。
他說著蔚藍的海洋,
說著湛藍的天空。
但他不說海上發生的激烈喋血事件…
他總是略過這種事。

凱姆第一次投宿到這間旅館時,漢娜還是個小女孩。
「先生,你是從那裡來的?」他用口齒不清的童音問著。
「可以說很多故事給我聽嗎?」當她對凱姆露出天真的笑容時,
凱姆覺得心中燃起了一盞雖小卻明亮的燈。

那時,凱姆剛從戰場回來。
不,應該說,他剛打完了一場仗,正要前往下一個戰場。
直到現在,他的生活還是從一個戰場到另一個戰場…
他殺敵無數,也看過數不盡的同袍戰死。可是,成為敵人或同袍完全取決於命運。
如果命運的齒輪轉向另一個方向,或許敵人就會變成同袍,同袍就會變成敵人。
這就是傭兵的宿命。

凱姆的心靈空虛、無比孤獨。擁有無盡生命的凱姆,並不恐懼死亡。但也因為如此,每個士兵因恐懼而扭曲變形、痛苦斷氣的神情,全都永遠烙印在他的腦海中。
旅行中的凱姆,通常利用酒精來渡過夜晚,試圖用酒醉來麻醉自己…或者,他只是假裝喝醉,強迫自己忘記無法忘卻的事情。
可是,當笑著纏住凱姆的漢娜說:「喂,你旅行很久了吧?告訴我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好嗎?」凱姆覺得自己得到了比酒醉更深、更溫暖的安慰。


於是凱姆開始說…
戰場上看到的一朵美麗花朵…
開戰前夕的夜晚,被濃霧籠罩的森林美景…
戰敗逃到峽谷時,喝到的甘甜湧泉…
戰爭結束後,一望無際的晴空…

凱姆從來不說悲傷的事,也不說戰場上看到的醜陋人性。他隱瞞自己是傭兵的事實,也從不回答自己為何總是不斷地旅行的問題,只是繼續說著關於美麗、可愛、美好的事物。
他這麼做,不只是為了純真的漢娜,
他也是為了自己才不斷地說著這些美好的故事。
直到現在,他還是這麼認為著。

投宿漢娜家的旅館已經成為凱姆生命中小小的樂趣。他告訴漢娜種種關於旅行中的回憶,而在敘述的同時,他覺得自己或多或少也得到了某種程度的救贖。
五年、十年…凱姆跟漢娜的友誼沒中斷過。這段歲月裡,漢娜慢慢地長大成人,不過就像醫生所預測的,死亡也一天天地逼近了。

所以,現在…凱姆說完了最後一個旅行的故事。
他們再也見不到面,凱姆再也不能說故事給他聽了。
天亮前,夜最深的時刻,
漢娜呼吸的間隔越來越長了。
在父母跟凱姆的陪伴下,漢娜微弱的生命之光就快熄滅了。
而凱姆心中那盞微弱的燈,也要跟著熄滅了。
從明天起,凱姆又要繼續孤獨的旅行…
沒有終點,慢長無比的旅行。

凱姆輕輕地說:
「漢娜,妳馬上就要出發去旅行了,妳會去一個從來沒有人告訴過你,也從來沒有人能完全了解的世界。妳終於可以離開床舖,邁開腳步自由自在地出發到任何地方了。」
凱姆想要告訴她,死亡並不悲傷,而是交織著淚水的喜悅。
「這次輪到漢娜了,妳要把旅行的回憶告訴大家喔!」

漢娜的父母總有一天,也會出發前往同樣的旅程。
漢娜總有一天會在天空的另一端,跟所有她遇過的客人會合。
但是…我去不了那裡,
我逃不出這個世界。
漢娜,我再也見不到妳了。
「這不是永別,妳只是出發去旅行而已。」
凱姆說了最後一句話。
「後會有期。」
這也是最後的謊話。
漢娜啟程了
她的臉上露出安詳的微笑,
就像出門前跟家人說「我走了喔」一樣。
最後…
漢娜再也不會睜開的眼睛,
緩緩流下一行淚水。

(完)

herculli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millman8770
  • 要實際玩看看,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啦~
    拿來我家給我試玩吧^^
  • 等我玩膩了再考慮! =.=+

    hercullics 於 2009/02/24 21:34 回覆

  • millman8770

  • 那好像是不可能的事哦~
    等你玩膩都不知道民國幾年了
  • 大概1XX年吧...=.=+

    hercullics 於 2009/03/02 20:00 回覆

  • millman8770
  • 不如讓我玩先吧
  • 1xx年一定讓你先玩...

    hercullics 於 2009/03/12 21:47 回覆

  • millman8770
  • 之前和老婆去賣場,看到Xbox還蠻興奮的
    結果竟然不會玩~~
    3D的而且類似有一點像剌客的感覺
    我一直被敵人攻擊。
    手上有刀
    但是無法揮出去
    結果就不是被機器人踢來踢去。就是被亂槍掃射而死 @@
    只能說"深"啦
  • 實不相瞞...
    除了RPG以外,動作遊戲我也一樣是苦手!
    應該說3D的難度真的跟以前2D差很多,
    不過看到現在的小朋友玩...真的讓我傻眼...
    我想我們上一代的人當初看我們玩應該跟現在我看小朋友們玩一樣,我們真的老了...囧rz

    hercullics 於 2009/03/17 20:28 回覆

  • millman8770
  • 對呀
    我看3D的畫面
    只能說眼花瞭亂
    看到現在的小朋友玩的有模有樣
    只能說無言~~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