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大家臉色不好的時候,他們對你不好,不是因為你不好,而是因為他們自己有問題。
今天晚上我們看了一片哈里遜.福特早期的電影「Regurding Henry」。


哈里遜在片子裡飾演一個紐約的名律師,他的思想細密、詞鋒銳利,
能夠在陪審團前侃侃而談,把真實該輸的官司都打贏。

他不但在法庭上兇狠,連對十二歲的女兒都不放鬆。

他把孩子送進嚴格的住宿學校,挑剔孩子的一舉一動,連孩子打翻一杯果汁,都要被他當做罪犯來審問,而且在訓完話之後,得意地說:「看,我贏了。」

但是,片子裡哈里遜的運氣不好。有一天晚上,他去買菸,遇上搶匪,被打了兩槍,
一槍打在前額,造成他左邊癱瘓;另一槍更嚴重,因為打中腋下的大血管,造成大出 血,腦缺氧。

在醫院醒來,他什麼都不記得了。不能說話、不能行動,
甚至連妻女都不認識。他得一切從頭開始,學話、學步、學識字、學認人。

他真是「重新作人」,連個性都改了,成為一個「新人」。

當他重新能夠閱讀,看到自己以前的檔案時,他驚住了:
「為什麼我以前把重要的證物藏起來,昧著良心,打贏官司?」

他居然偷偷把證據送給「苦主」,使苦主能夠平反。
然後,他辭去了過去熱愛的律師工作。



看完電影,爹地問你「這電影裡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

「是那律師生病回家之後,女兒打翻了果汁,他不但不生氣,還說『那有什麼關係?每個人都會犯錯。』接著開玩笑地把自己的杯子也推倒,」

你說「對,爸爸也覺得那最有意思。」「他好奇怪,生病之後全變了,」

你又歪著頭說,「要是以前,他一定會把女兒罵死。」

「是啊,」爸爸一笑,「所以有時候你覺得爸爸媽媽脾氣大,要想想,說不定那只是一時的情緒。所幸爹地和媽咪的脾氣多半的時候都很好,對不對。」

「對。」


爹地和媽咪的情緒確實多半都很好,但是爸爸必須承認每個人都有情緒高潮與低潮的時候,那是無法避免的,可能像片中的哈里遜.福特,因為工作壓力太大,而脾氣不 好,也可能因為身體太累而情緒不佳。


記不記得上上禮拜,我們一家去花園買花,回程爸爸問媽媽要不要換哥哥開車,媽媽說不必了。然後爸爸對哥哥說「你媽不舒服,換你開。」

哥哥不信,問媽媽是不是不舒服,媽媽搖頭說沒有。可是當爸爸堅持,要媽媽在路邊停車,換你哥哥開之後,你媽媽終於承認她的頭好疼。


記不記得哥哥當時好不高興地問媽媽原來為什麼不說?
又很奇怪地問爸爸「你怎麼知道媽媽不舒服?」

「因為她在花園的脾氣有點急,」爸爸說,「所以我急著往趕。」


還有,前幾天,鄭醫師請客,吃到最後一道魚,爸爸說魚太好了,要你無論如何吃一點,然後給你夾的時候,媽媽阻止地說「她吃飽了,就別勉強」嗎?

爸爸那時候就知道媽媽一定胃痛,因為她的脾氣急了。果然,才回家,媽媽就抱著肚子,躺在床上。

不但媽媽是這樣,爸爸也常有情緒不佳的時候。

記得媽媽有一次跟你哥哥打電話,對他說「你爸爸最近總提到你,他一直對你放心不下,我就知道他的老毛病又犯了。」

你說:奇怪不奇怪?

當爸爸操心哥哥的時候,你媽媽反而回頭來操心爸爸。

問題是,她說得一點沒錯,爸爸確實在身體不好和情緒低潮的時候,特別會操心你哥哥。


爸爸說這些,是要你知道,每個人都有他背後的情緒,當你關心一個人的時候,不但不能對他失常的行為不高興,反而要幫他想:
「他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了,他是不是遭遇了什麼事?他今天對我這麼不好,是不是因為他考試考壞了?他今天這麼兇,是不是因為在家裡挨了罵?」

當你這麼想的時候,你就非但不會怪他,還會去同情他、安慰他。這比你去怪罪他、 責難他,使他雪上加霜,不是好太多了嗎?


孩子,人是很奇怪的動物。


耳朵不好的人,常對你說話特別大聲;眼睛不好的人,常怪你的字寫得太小;堵車的人常脾氣急;饑餓的人常火氣大;健忘的老人常多疑;疲睏的小孩常愛哭。


他們對你不好,不是因為你不好,而是因為他們自己有問題。

所以每當父母的脾氣急、公公的臉色壞、婆婆的聲音大、老師的情緒低、同學的禮貌差的時候,都想想爸爸今天對你說的。

你一定就能像個小太陽,從 那些烏雲的背後,露出你的笑臉了。

herculli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